CEMF年会精彩回顾|温室气体与污染物协同控制国际经验(中)

清华CIDEG     2020年12月08日

连接碳市场与局空气污染:关于联合市场和分离市场的讨论


阿米特·加格 Amit GARG

印度管理学院教授


很多污染物温室气体是同源的,换言之,同一个排放源可能既排放温室气体,也排放空气污染物。市场机制可以有效应对这个问题。从协同控制空气污染物和温室气体减排的角度来看,通过不同地区针对不同污染物的政策和经济手段的互动,可以实现市场的联合与分离。市场干预机制,政策措施,以及政策执行效果都会导致市场的联合或分离。举例来说,空气污染是跨境的,几个国家的政府可以同时采取联合政策和措施,比如清洁空气、清洁天空等等。据估算,如果全球碳交易相关市场和行动(计划)能够链接,协同效应将使得每吨成本下降4-5美元。


全球现有的排放权市场包括:

1. 碳市场(“总量控制+交易”),例如欧洲的碳交易市场、中国的碳交易市场等;

2. 二氧化硫交易市场,如美国二氧化硫交易市场;

3. 氮氧化物的交易市场;

4. 颗粒物的交易市场,主要是通过跨境的空气污染控制;

5. HFC、甲烷和黑碳交易市场

6. 地表的臭氧和POP(长久有机污染物)交易市场。

7. 其他减排目的的措施,如拥堵费、低排放区等。


全球碳市场分布(世界银行,2016)


加格教授通过区域和排放类型划分了一个四象限分析模式来说明分离市场和联合市场如何运作。



第一象限表示同样的地区、同样的气体,这两者之间是没有联系的。第二象限可能有联合的市场,如中国现在有7个碳交易试点项目,我们需要把这7个试点项目连在一起,这样才能形成联合市场。第三象限,如碳和硫有同样的来源,和类似的减排技术。如果能联合起来,将有助于效率提升;而若市场割裂,必将导致政策执行的失败。而处在第四个象限则是最复杂的一种类型,如以欧盟跨境空气污染治理为例,虽然有条件建设联合市场,但是由于缺乏相关的法律框架,市场无法连接,协同效应也很难产生。


协同效应的成本也有差异。如降低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煤转气、太阳能的能源转型成本十分高昂。但如果只是要控制地方的污染程度,如对颗粒物进行静电吸附,成本仅为能源转型的20%。另一方面,能源转型的成本的承担主体也很难确认,尤其在发展中国家,地方政府是负责控制空气污染的,但温室效应并不在地方政府的责任清单上。这在未来政策设计中需要考虑。


中国政府提出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中提出协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针对京津冀2+26城市提出了综合解决方案。控制污染物排污许可制度对空气、水、土壤污染进行全面治理,并从2007年开始在11省进行了试点。加格教授认为这是非常有效的政策系统。


基于 AIM模型估算温室气体

短寿命气候污染物和空气污染物


平山智樹 HIRAYAMA Tomoki

日本瑞穗信息研究所


AIM模型项目的主要活动

AIM项目是一个国际网络工具平台,整个网络包括中国、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孟加拉等亚洲国家,针对低碳社会、能力建设、建模发展开展的联合分析工作。主要目的是通过综合科学分析和决策过程的协同工具,帮助亚洲国家建立综合评估模型,制定中长期低排放目标和路径,最终实现全球升温2℃和1.5℃的目标。



日本在温室气体和空气污染物

协同控制方面的具体行动和工作


日本目前利用AIM模型在不同政策情景下对温室气体、短生命气候污染物(SLCP)和空气污染物排放进行了量化;评估了应对全球变暖采取的措施、SLCP应对措施的效益和相关成本;开发了利益相关方使用的工具。



未来的工作计划


1. 在不同政策情景下,持续量化各种减排措施的效果,估计温室气体、短生命气候污染物(SLCP)和空气污染物排放情况。

2. 评估了应对全球变暖采取的措施、SLCP应对措施的效益和相关成本;

3. 开发了利益相关方使用的工具;

4. 为了实现减排目标,继续构建全球网络,加强国际合作,拓展技术、经济和社会转型。